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人都說一死萬事空,其實,很多事情都一直存在的,不墮不滅,無生無死。 我是一名鬼卒,一個輪迴司主手下的小嘍囉。我們可算是天上地下最低賤的生物,只能在黑暗的地獄裡生活,永生永世。我的職責就是在奈何橋邊巡邏,是個清閒的差事,因為這裡除了偶爾經過孤魂野鬼,什麼都沒有,什麼也不會有。我經常呆呆的坐在奈何橋邊,呆呆的看著孤單的魂魄,孤單的飄來。天天,月月,年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有一天,輪迴司主把我叫去,說我忠於職守,因為我已經在奈何橋巡邏了300年,沒有出過差錯。所以他讓我做了勾魂使者,讓我有機會去人間看看。 人間的確很好啊,什麼都有,比起那只有陰沉和黑暗的地獄簡直就是夢一樣。可惜我每次去人間都是半夜,而且都是去拿別人的魂魄。日子久了,我知道像我這種人,不,應該是鬼怪吧,是人們最害怕最痛恨的,因為我們一去,就意味著人間生活的結束。我只有苦笑,因為人既相信命運,又害怕命運,順便連我們也恨了進去。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百年又匆匆過去了。輪迴司主對我說,你已經有400年的道行,等到你有500年道行的時候,你就能去人間輪迴,或者在地獄修行,去做一個神仙。當時我很開心啊,開心得笑了,這也許是我第一次笑吧。在場的白無常大哥取笑我,說我笑得比鬼還難看。我想:我本來就是鬼,而且白無常笑得比我還難看,人一見他笑,多半會嚇死。 最後100年的時間裡,我繼續努力的辦著輪迴司主交給我的每一件事情。可是我覺得這100年比原來的400年還要漫長,我多麼期望它快一點過去,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輪迴,去人間... 一 、 緣起千年) 一天,我信步走到奈何橋邊,黑暗裡隱約傳來一陣輕微的抽泣。我走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女鬼在那裡哭。我問她為什麼呆在這裡,她說她不小心弄滅了照亮輪迴路的燈籠。我心情好的時候也樂意幫助別人(鬼),那時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說我可以帶她去輪迴司。她擦了擦眼淚,對我嫣然一笑:「謝謝你。」剎那間,我的胸口好像被什麼猛擊了一下,心裡好亂...我從來沒有見過笑得如此好看的鬼魂,我只覺得自己的腳好像變軟了... 到了輪迴司,司主查看了她的記錄,說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轉世,只能住在枉死城。她一下子哭了起來,我也一下子心軟了,問司主可不可以讓她去投胎。司主發了火,罵了我一通,罵得我渾身發抖,她也嚇得不敢再哭。我垂頭喪氣的帶她去枉死城報到,路上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到了枉死城,我讓她進去,她點了點頭,走進城去。我目送著她遠去,這時,她回頭看著我,又說了一句:「謝謝你。」她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城門,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裡。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驚奇的發現我還掛念著她。於是我偶爾就會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的看看她。我發現她經常很早就急匆匆的跑到望鄉台去,在那裡看上一整天,然後哭泣著離去。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她哭的時候,我也想哭... 春天已經悄悄離去,零落的楊花已經化做漫天的飛雪。燕子回時,天際陪伴著燦爛的落霞,遠去的已經消失在如水的眼眸,新來的早就烙上心頭。無意間,有一種隱隱心動的心緒卻似乎依然縈繞心頭,不曾隨南燕歸去。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墳墓。一捧黃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兩個痛哭的人,一個大人,一個小孩。我呆呆的看著那兩人,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傷心,失落一直縈繞在我心頭,我在那裡呆了很久,一直到深夜。喝了一杯人間的酒,劣酒苦澀,心裡卻感覺不出是什麼滋味。有一次,我不經意問白無常大哥,枉死的人怎麼樣才能投胎。他說需要因果。我問什麼是因果。他說因果其實也就是代價,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機會讓給沒有機會的人,那麼就可以投胎了。他又說,這機會白癡也不會願意讓給別人的。 日子又過去了很久,輪迴司主把我叫去,說我已經滿了500年的修為。問我有什麼選擇。我說我願意去投胎,輪迴司主問我願意去哪裡,我說我願意讓她去投胎。司主瞪大了眼睛看著我,白無常更是驚奇得舌頭掉到了地上。司主告訴我,如果我放棄500年道行的話,將重新去做一個鬼卒。我說:「我願意這樣。」說完,我靜靜的離開了,這時我的心裡很平靜,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的看著她,直到她喝了孟婆婆的茶湯,上了轉輪台。遠遠的,我已經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望向遠方。孟婆婆吃驚的看著我,慢慢歎了一口氣,繼續擺弄她的茶湯... 我又變成了一個鬼卒,還是負責巡邏,我天天都會去奈何橋頭,去看看。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再見到她.. 日子又過了一天又一天,我在橋邊守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多得我已經數不清了。輪迴司主又把我叫去,說我又在地獄守了500年了,可以再選擇自己以後的路了。司主說完話,我茫然了,又是一個500年了,這500年裡我天天都守在橋邊,但我怎麼一直沒有看見她回來呢...司主看見我神智不清的樣子,歎了一口氣。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橋邊。在這橋邊,我坐了1000年,在這橋邊,我等了500年。500年桑田滄海,連頑石也長滿青苔。我卻沒有等到她的歸來...後來,白無常告訴我,人若是轉世投胎,天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模樣,是女還是男。 我突然之間發現自己好傻,好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安排。我的眼睛在剎那間迷濛了淚水...無底的黑暗中,一個痛哭的鬼魂。這一次,我不知道我該再期盼什麼...過去的一切已經過去,如昨夜夢中的淚痕,今朝已無法尋覓。夢裡無盡的心思,依稀記得鏗鏘如鼓,震得世界崩落。夢醒時卻只留下無法拼合的殘片,如遠古的文字,無從說起。但是那讓人隱約記憶的耳語,卻像閃電的光華,撕破腦海永恆的夜空。不知道夢到了什麼,也不願意去追尋夢中的浮雲。我知道,不會傷心,自然不會流淚。拂弦輕唱,不唱悲歌,紅塵中悲傷事,已太多。信手填詞,難填笑語,人世間歡樂趣,誰人知?而我猶如風霜中的野花,不知道將為誰而開。猶如荒原孤獨的野草,不知道將為誰而綠。 我再次放棄了投胎的願望,我怕再看到那誘惑我的萬丈紅塵...害怕再看到讓我無法忘懷的嫣然一笑...輪迴司主歎息說像我這樣塵孽糾纏的鬼是做不成神仙的。我依然坐在奈何橋旁,做一個鬼卒,等待著一個也許不再存在的人。 再次坐在橋頭,我看著過橋的鬼魂們,他們的臉上似乎都寫著一個故事,在他們空洞的眼眸裡,似乎在講述著曾經以往的那個時刻。看著他們的迷茫,我慶幸自己還有知覺,我漸漸懂得,人間給了所有的人無數的問號,而答案需要在哪裡尋找呢?地獄嗎?我想不是,因為我的心裡,也有太多太多的問號。 我再次回到了沒有歡樂,沒有希望,沒憂愁的日子,一個鬼魂的日子。信手拂弦,本應隨性長歌,誰料琴聲幽怨,杜鵑啼血,良人思歸。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又誰能知亂弦之中兩重心字,一生愁!弦隨心動,恨手難如意,只賦得半闋殘詞,一弦悲歌。淪落千載,腦海中只拾取了無數殘缺的點滴。回望往昔,物是人非歷歷。滿懷希冀把記憶的點滴匯聚,誰知道卻變成一幅野渡無人舟自橫。 日子繼續一天一天過去,我一天一天在橋邊走過,雖然我已經不再期盼,但是我每次經過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望過去,看看從橋那邊是否有那個我忘不了的影子。每次這樣,我都會暗自覺得自己很蠢,在心裡罵自己幾句,但是,只要走到這裡,我都會做這件愚蠢的事情。甚至我還神經兮兮的跑去了枉死城,想看看是否還有那個在望鄉台上哭泣的魂。後來的日子裡,我開始有點後悔,後悔為什麼在她離開的時候不去和她說最後一句話;後悔為什麼在她離開的時候要偷偷躲起來而不看她最後一眼;後悔在她離開的時候...世間幸有記憶,能記得世界的顏色;世間哀有記憶,能記得世界的灰暗。時間的魔術把彩色與黑白重疊,把它撕裂,把它揮灑...留下漫天紛飛的紙片,讓我去追逐,去拼合...為了忘卻的,為了不能忘卻的,為了忘卻不了的,一切。 在春雨裡綻放的花朵,隨著秋風紛紛飛落,花瓣輕舞,讓最後的嬌艷在陽光下吟唱出一曲依依不捨的戀歌。不願離去的花瓣啊,就如我零落成泥的心。自然之神啊,你讓溫柔的春風喚醒花的魂魄,為什麼又讓無情的秋雨湮滅花的生命,難道世間的一切都應該有始有終... 離別總是太匆匆,揮一揮手,天邊雲彩依舊。過客匆匆,不經意間驀然回首才明白。而此時早已曲終人散,落幕的掌聲餘音在耳,舞台上卻只有自己獨對清秋。離別總是太匆匆,揮一揮手,看似欲走還留。秋風聲裡人遠遊,曾經紛飛於身邊裙裾的褶皺縈繞耳際軟語的溫柔是那風箏的線,任風箏越飛越遠。絲線早已斷,風箏早已不知何處。我卻不知道一切已經結束,依然緊握著那一截斷線,等待著歸去,歸來。離別總是太匆匆,揮一揮手,還依稀記得你的氣息,還常常懷念你的長髮,還偶爾尋找你的影子...等到秋風再來的時候,我不知道這一切是否也會像殘花一樣被雨打風吹去,零落,湮滅,了無痕跡。 難相見,易相別,又是玉樓花似雪... 很久以後,很久,很久... 那一天,我見到了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是地獄裡最高的神,也是最溫和最善良的。地藏王菩薩的慧眼一下子看穿了我心中千年積鬱的迷茫踟躇,他很驚異於我,一個鬼魂居然也有如此的心事。他歎息道:「苦海眾生,回頭是岸。」可是我始終聽不明白他的話。我盡情的把我心裡積壓的一切講給了菩薩聽。菩薩問我:「什麼是緣。」我答不出來,菩薩又問我:「什麼是情。」我完全不明白。最後,菩薩問我:「你有什麼願望嗎?」 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痛哭流泣求菩薩讓我做一次人,求菩薩讓我和她,結一段塵緣。菩薩答應了,答應用我千年的修為換一次與她同世為人的輪迴。最後,菩薩對我說:「萬事隨緣,莫執著。」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這一天,我終於轉世為人了。 我家是當地的豪門,我一生下來就是少爺。 慢慢的,我長大了,喜歡上了鄰家的姑娘。她家是我家的傭人,從小她就在我家幫工,小時候我們一起玩耍,可是長大了卻漸漸疏遠。可是我發現,我一天比一天喜歡她。而且我想,她應該也喜歡我吧。 在她18歲那年,父母禁不過我的請求,向她家提親了,她家自然答應了。那天我在她家門口碰見她,滿心歡喜的想和她說句話,誰知,我看到她一雙眼睛裡卻流露出無比的憎恨。我的心一下子凝固了,我懷著不安的心情回了家。隱隱覺得將要發生什麼事情。果然,在迎娶她的那一天,她和鄰村的一男子私奔了。我爹大發雷霆,派出大批家丁出去追趕,我也心慌意亂的跟了去。不久就追上了她們,我驚訝,迷茫,膽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呆呆的看著她,看著她。她也看著我,那一雙清澈的眼眸裡仇恨的漩渦將我吞噬。頓時百感交集,心一陣收縮「她恨我!!」我眼前一黑...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家丁告訴我她和鄰村的小伙子一路逃跑,最後雙雙跳崖自殺了...我一聽到這消息,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時空都化為烏有...往昔的愛人只留下灰色的輪廓。過去的水晶在我手中變做了鬆散的沙雕,被時空的潮流吹散,一點一點,變作了風。風去何處?你不願意帶我而去,但是你至少帶我的心離去,請不要丟下我一人,在世界的盡頭呼喚,無盡的呼喚。黑夜會來臨,生命也會消失,為什麼兩重心字卻無法解開,為什麼兩重心字又無法重疊!? 等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我發覺我已經在奈何橋頭了,白無常在我身邊站著。等我回過神來,白無常告訴我,我昏迷以後不久,就一命嗚呼了...他還告訴我,那個徇情自殺的女子,就是當年我苦苦等待的人,現在已經去了枉死城... 我頭腦一片混亂,所有殘破的記憶湧上心頭,我不知所措...白無常把我帶到了地藏王菩薩那裡,菩薩含笑不語。我忍不住問菩薩:「為什麼她會恨我?」 菩薩說,這是因果。我問,什麼是因果。菩薩說:「有緣就是因果。你曾給她一次輪迴,她半生服侍你,這就是因果。你給她一次輪迴的緣,是因為她因你而枉死。她因你而死,是她要還你一次輪迴的緣。人常言前生後世,其實是沒有先後,前生在此,今生也在此。有來有去,始終卻無生無死。」 我感覺到這一切一切都是一個誤會,在一個特定的時刻,遇上了一個特定的人,發生了一件特定的事。似乎可以看到一個可以預見的結果,但是世事並非如此,是我錯了。錯過了一千年的光陰。錯過了兩段本該幸福的人生。我剎那間領悟了輪迴,人之所以輪迴,是因為有無數的錯,無數的悔,無數的期盼,無數的失落,要到來世去補償去找回。但是即使不停的輪迴,在那個凝滯的時空的人又怎麼能記憶起前生的往事去作為今生的指針?!輪迴是佛的經文,讓迷失在苦海的眾生明白回頭是岸,但是執著的人又怎麼能理解佛的心意,望世生悔。 至少,我無悔。 到最後,我明白了菩薩點化我的心意,但我還是沒有回應菩薩的話,我也不願意去品味菩薩的話。因為我感覺過幸福,感覺過悲傷。有過快樂,有過心痛。有過千年不滅的夢,有過前世今生的緣,有這一切,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終於還是放棄了繼續的輪迴或修行,我願意永遠生活在我那已經延續了千年的夢幻裡,永遠做一個奈何橋邊獨坐的鬼卒。 因為,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再見到她,那個永遠不變的她................ 人有心,會去想很多很多的事情,也會忘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地獄的鬼有沒有心。 日子天天的過去,我覺得自己一天天變得冷淡,很多過去的事情,都記不大清楚了,我漸漸忘了那些心動的,心傷的,心痛的時刻,忘了,幾乎全忘了... 忘了很多東西的腦子,需要有新的東西填進來,於是,我開始仔細琢磨當年菩薩的話語,似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浮生皆苦,萬相本無。這是菩薩說的話,我相信菩薩是對的,但我實在是不明白,既然有十丈紅塵,為什麼它又是空的呢?既然是空的,為什麼又要用花花世界密亂人眼呢?神佛自然是清醒的,但是凡夫俗子有怎麼能理解這外表後面的所謂真實呢?!難道這是神佛故意折騰人的把戲嗎?讓人們不堪苦海而回頭佛國?!如此卑鄙陰險的神佛,是應該下地獄的。但是,我絕對不相信神佛會玩弄世人,因為他們是最慈悲的。這一切的一切,如何解釋呢? 我埋頭於經卷,癡心於佛理,我想知道,這一切,是為什麼?我還記得當年在人間的一點事情,現在想起來,不堪回首。如果我能明白這其中的因果,我相信,世間的痛苦也會漸漸消除。經歷了千年的迷茫和等待的我,想幫助那些和我一樣迷茫的魂,一樣痛苦的人,就像幫自己解脫一樣。 尋尋覓覓中,寒盡不知年,不知不覺,我又在經卷中埋頭了300年。輪迴司主曾經召我回去,說我大道有成,要我做他身邊的判官,我謝絕了。白無常又驚訝得把舌頭掉到了地上,說我什麼已經看破名利,已經四大皆空,就要白日飛昇了。我沒有說什麼,暗自在心裡罵:我又不是和尚,空什麼空,什麼看破名利,不過是我自己內心混亂而已。不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周圍的人,不應該是鬼,都對我客氣了起來,菩薩也經常叫我去聽他講經說法。其實我只能明白一點,即使明白,我還是不覺得都對,因為我相信天地之間冥冥中自有真理,真理是什麼?我覺得就是要讓眾生不再痛苦。菩薩說要割捨一切慾望,我卻覺得沒有道理,沒有慾望的生命如何生活?但我卻不敢說出來,只有唯唯諾諾,然後拚命在經卷中尋找答案。 看了無數的經書,有佛家的,還有道家的,我都半解其意,然後覺得道理雖有,卻不是我想要找的那種。特別是莊先生的《南華經》,我完全被他的蝴蝶飛舞搞得暈頭轉向,洋洋滿紙,不知所言。更讓我迷惑的是菩薩每每問我禪機,我要莫信口開河,要莫沉默不語。菩薩卻笑意浮面,我實在不解其心其意,惶惶然而終日。 又這樣過了200年,我很驚異於自己的耐性,依然能苦讀經書,雖然心不在,卻能讀。看來讀經是有好處的,讀經未成,卻蒙菩薩青眼有加,得以傳授修煉法門,很學了些御氣飛昇,辟榖養氣,殺伐變化之術。我本小小鬼卒,本沒有資格學的,也不知道學來有什麼用,但菩薩說,修習法力乃除魔衛道之根本。我沒明白,既然佛法無邊,為什麼還有邪魔外道。但菩薩說,有本性頑惡之徒,不可教化。我唯唯諾諾。 有一天,我在地府轉悠,不知不覺來到了孟婆婆賣茶湯的地方。孟婆婆正在打瞌睡。我過去叫醒了她,孟婆婆猛然醒來,慌忙左右看看,半晌才鬆了一口氣。我很奇怪她那麼緊張,她說,如果有鬼魂沒有喝她的茶湯而去投胎的話,她就犯了大錯。我問她,為什麼都要喝了迷魂湯才能去投胎?她說:是為了讓鬼魂一世世的記憶不能連續,讓他們每一世都有無法彌補的遺憾,這樣等到他們厭倦了痛苦折磨的時候,就會放棄輪迴,心向大道了。我很驚疑,這種方法對我而言,是欺騙別人,是故意在折磨人。我問,難道紅塵人世不好嗎?為什麼不要他們做人呢?孟婆婆的臉色由驚異變的恐慌,什麼都沒有回答,匆匆把我打發走了... 從孟婆婆哪裡回來,我的心情一直無法平靜,我不願意相信這種對眾生的手段是合理的,但是它又的的確確是天條,為什麼天條要如此不公平呢?佛經上說眾生平等,也就是說眾生有權利選擇自己嚮往的生活,即使有人無心大道,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啊。但是,讓眾生飽受折磨而回頭大道,這顯然是一個騙局。大道也好,紅塵也好,宇宙萬物自然而生,就應該有它存在的價值,為什麼要不擇手段的逼迫,誘使他們去心向大道呢?! 懷著疑問,我再次埋首經卷,不知道把經卷翻了多少遍,只有一個答案,只有心向大道才是對的,理由呢?卻沒有,也不需要理由。漸漸的,我也懶得多看經書了,只是專心修煉所謂除魔衛道之法。 時間又過500年以後,地獄發生了一件事情,在別人看來,是一件小事,在我看來,卻是一件大事,改變了我永遠的命運... 秦廣王手下的硃筆判官秦楚戀上一人間女子(這種事情時有發生),竟然偷跑人間。地獄使者勸說無效,十殿閻羅便派陰司鬼軍將他捉了回來。誰知他執迷不悟,一心要去人間與那凡間女子相會,膽大到逃獄而出。最後還是又被捉住,而且鬼軍還攝走了那女子的魂魄,把她永世監禁在幽冥地谷,讓判官永遠無法和她相會。判官悲憤而罵陰司諸神泯滅人性,諸神皆怒,要將判官誅滅,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天,誅魂台上,判官被鐵鏈所綁,攝魂鉤穿了他的琵琶骨,此時除了判官高大的身材外,已經不成人形了。我覺得心裡一陣抽搐,偷眼望了一下高坐蓮台的地藏王菩薩,平時溫和仁慈的他現在卻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眸裡我依稀看出一絲寒意,我心中一冷,只覺得自己在下沉,下沉...無比慈悲的菩薩啊,你現在的心裡難道失去了憐憫嗎?! 秦判官最終被五雷轟頂而灰飛湮滅... 大家都散去了很久,我又偷偷回到誅魂台,看著判官殘留的紅袍碎片,我只感覺到無限的淒涼。這時,一陣風吹來,一方素絹被風吹起,我連忙抓住。奇怪,地獄怎麼會有風?我狐疑的拿起那方素絹一看,上面有字: 那年清秋 燕落橋邊巧相會 脈脈如水 雲剪青山翠 低眉莞爾 此生欲與醉 便從此 癡癡長坐 夜夜雨聲碎 好一闋《點絳唇》!好一句癡癡長坐,夜夜雨聲碎。我突然記起了千年的往事,寂寞橋邊,孤獨鬼魂,癡癡長坐,空等歸人。一滴淚水滑落,在素絹上浸潤開來,千年鬱積的悲傷離別相思愁苦再次衝破層層心鎖湧上心頭,如素絹上的淚水般蔓延在心頭。只是現在的我不知道,這一滴莫名悲傷的水珠是為秦判官而流?是為她而流?是為相思而流?還是為自己而流... 風繼續吹動著誅魂台上殘碎的布片,地獄是沒有風的?難道是秦判官魂魄不死嗎?風越來越大,吹動著我手中那一方素絹,我似乎明白的那風的意思,走下誅魂台,向幽冥地谷方向走去,回頭時,風已停,紛紛洋洋落著判官紅袍的碎片,宛如深秋落紅...我這時覺得,秦判官或許還在... 悄悄來到了那名被囚禁的魂魄的牢房,那張萬分憔悴的臉還能看到往昔的風韻,我不由得歎息。我沒有想到鬼魂也會因相思而苦,因離別而悲,因鴛鴦別偶而憔悴。把那方素絹給了那女鬼,我轉身離開了牢房,我不想聽到哭聲。 走了一段路,我沒有聽到哭聲,卻聽到牢房那邊傳來幽怨卻堅定的歌聲: 那年清秋 燕落橋邊巧相會 脈脈如水 雲剪青山翠 低眉莞爾 此生欲與醉 便從此 癡癡長坐 夜夜雨聲碎 歌聲慪啞,卻有一絲甜美;歌聲哀怨,卻帶半點欣慰。歌聲越來越遠,在我耳中卻如咫尺,我咬緊牙關,縱身化為一道青煙,飛離了地谷... 那一天,我明白了情是何物,教人生死相許。 那一天,我厭倦了地獄迷茫的無底深淵。 那一天,我不再追尋佛經的大道。 那一天,我離開了地獄。 那一天,我再次來到了人間。 我叛離了地府,大道,我要去人間尋找真正的大道。 在逃出鬼門關的那一瞬間,我回首羈絆了我2000年的地府,「等我明白了真正的道理,我會再回來的!」 我想:到了那個時候,也就不會再迷茫,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