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清明迫在眉睫,再是一年垂淚悲傷時節。雖無西風捲簾,卻早已瘦比黃花。信手拈來的悲傷在浮華的世界裡如硝煙一般瀰漫開來。我收起在胸口亂竄的心,將悲憫蘸滿淚水,踱到新塚前,來此祭拜我已融入大地的恩人。我以為一切突如其來,一切理所當然,一切坦然面對。為何,這痛硬是將我灼傷。我脫了鞋,赤裸著雙腳,卻仍然將腳下的青苔踩得嚶嚶直哭。我漫罵地魔,卻聽見它在嘲諷我。我哀怨蒼天,卻被雷聲呵斥。是的,它們沒錯。生亦何難,死亦何苦。那麼,如此看來我是該痛斥那個活著卻也死去的亡徒。它如一根毒籐,纏繞在幸福的莖桿,活活將人勒死。它開的花引來蜂蝶無數。我興高采烈地等,結果,落了一地的屍體……所以,我是如此的恨它。無需任何理由,又有萬千理由。 撫摸著粗糙的大理石,淚終於決堤。這數尺黃土掩埋的是我的恩人啊。我掘不動它,只能祈禱它不要啃食這苦難的軀殼,好讓她在亡界得以重生。清明的雨,打濕麥田里彈吉他的蟋蟀,我忽然就聽到隱約的啜泣聲。這人間的精靈呵,卻也這般感傷…… 逝者已走遠,生者已哀思漫延。撐一把傘,為你送最後一程。安息吧,孤獨的天使。我將拓一片天地給你安慰。 樓上,青燈一盞。悼詞化作墨香,瀰漫開來。又是一夜櫻花雨。又遇櫻花魂……